聊聊所谓的“舔狗”王思聪。

昨天早上,一位名叫孙一宁的网红,在其直播间嚎啕大哭。

喊话王思聪不要逼他,随后又发文@王思聪,骂其是疯狗。

昨天下午,这位网红孙一宁,在网上曝光了大量与王思聪的微信聊天记录。

其中既有王思聪对该网红的追求、威逼利诱、道德绑架等、也有该网红与王思聪撕破脸后双方的对骂互怼。

可以看出,该网红是抱着和王思聪鱼死网破的架势,曝光了二人的聊天记录。

其实,从常人的角度来思考,这档子烂事,压根就没有占用人们视听的价值。

我们有太多值得宣传的事情:上到明日即将发射的神州十二号载人任务,下到老百姓的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一系列问题。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宣传领域,怎么会让王思聪个人的这点烂事,占据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视野?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王思聪是怎样炼成的 

王思聪,一个30多岁的中年人,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归根揭底还是因为他那超级富二代的身份。

既然是超级富二代,还是要从他那有个有钱的老子王老板说起。

王健林,1954年生于一个革命家庭,15岁参军,28岁就成为了一名正团职干部;父亲是中国工农红军的老战士和老党员。

1987年,33岁的王健林,在百万大裁军的大潮下从部队转业后,来到大连市西岗区政府,做到办公室主任。

1988年,改革开放十年,资本家已经作为一个阶级在社会上客观存在;同年,王健林弃政从商,用他自己的话说,“赶上了经商热潮”

通过自己在政府的职权关系,王健林弄到了大连市北京街的房屋改造项目,至于项目的启动资金,王健林原话是为了借2000万跑了55次银行。

上世纪80年代,在那个人均年消费水平不足700元的时代,能从银行借出2000万,不知王老板是有多大的人格魅力。

30多年后的今天,让一个人向银行跑550次,不知能否借出2000万。

1992年,是一个奇特的年份,是中国确立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确立为改革目标的一年,是中国房地产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初创成型的一年。

1998年2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RJ主持召开国务院房改小组第三次会议,并鲜明的表明了态度“要做个决定,今年下半年停止福利分房”。

同年4月,央行出台《个人住房担保贷款管理试行办法》,宣布贷款期限最长可达20年、贷款额度最高可达房价的70%。

同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正式宣布福利分房年代的结束。

房子,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件在市场上流通的商品,更是成为了后续20余年牵动国计民生的“主角”

图片

这一切也为万达的一项重要业务——住宅商品房,创造了客观市场环境。

2000年后,万达进军商业地产,万达广场开遍了全国;至此,王健林也踏上了自己的首富之路。

通过王健林的发迹史可以看出,老王除了拥有普通老百姓难以拥有的资源之外,基本每一步的选择都踩到了点上

因此,王健林的发迹史,也可以看做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资产阶级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历史的简化版。

说回王思聪,这位资产阶级的孩子,从小便在新加坡上学,在英国读初中和大学。

用他自己的话说:“16岁之前不知道自己家很有钱,后来找父亲去求证,才知道家里很有钱。”

2010年从英国回来后,王健林给了王思聪5个亿,让儿子成立了普思投资,任其练手。

自此10年多的时间里,王思聪的名声越来越大,一度盖过了他的首富爸爸;但其活动身影,不是在娱乐圈吐槽发泄,就是在夜店里撒网收鱼。

这就是王思聪的成功道路,没有别的,就是托生在了大资产阶级的家中。

你要是问我,王思聪作为一位名声大噪的公众人物,对社会有过什么贡献?抱歉,恕我眼拙,没发现。

这样一位纨绔子弟,能在社会上有如此大的影响力,通过自己老子以职位便利做第一桶金积累的财富,在生活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甚至被奉为杰出青年、企业家;不得不说,毫无三观可言。

 王思聪的底气何在 

在王思聪的聊天记录事件曝光后,舆论中最大的声音就是调侃王思聪为“舔狗”。

其实,看似王思聪是在舔,但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出,王思聪是处于绝对强势地位的。

很明显,该网红也是因为承受不住王思聪的各种威胁逼迫带来的压力,才选择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在网络上曝光双方的聊天记录.

这种场景,像不像旧社会中,地主家的傻儿子,对别人家闺女求而不得,狗急跳墙,把别人家的闺女吓得赶紧把这件事公之于众。

只不过,咱们看到的,是一位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地主家的傻儿子而已。

一个有几个臭钱的地主家的傻儿子,为何敢如此猖狂?我想,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从客观条件来说:近四十年,资产阶级在中国的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到目前已经达到了鼎盛时期。

从法理条件来说:

1978年,改革开放,资本家作为一个阶级在中华大地上,已被消灭;那时的人民群众,无论在哪里劳作,都没有为别人打工的概念。

1988年,全国人大修宪,私营经济获得了法律认可,相当于从法理上承认了资本家。

1992年,南巡讲话,拉开了资本在中国驰骋的序幕。

2001年,允许将“私营企业主”吸收到党内来。

2007年,颁布《物权法》,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

可以看出,近四十年来的一系列改革和政策,基本上都是为王健林和王思聪们服务的。

也就是说,别管地主家的傻儿子的钱是怎么来的,人家的巨额财产是受到法律的保护的。

而经过四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从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金钱至上、资本权力无限大的国家。

有钱的人就有了一切。

而且地主家的傻儿子,甚至可以通过钱这个万能的工具,做一些突破普通老百姓认知范围的事情。

这就是王思聪的底气所在。

100年过去了,在当下社会上各大媒体都在不厌其烦的歌颂,歌颂百年前后中国发生的变化,歌颂这盛世如你所愿。

那我不禁要问,这盛世,是地主家傻儿子的盛世?还是广大人民群众的盛世?

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曾经我们的党要打倒的,压迫人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地主群体,如今披上了资本主义的外衣,又回来了。

“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毛主席1965年在井冈山

主席50多年前的话,在今天一语成谶。

即便如此,在资本遮天蔽日的压迫下,我还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一位网红,在面对地主家的傻儿子的威胁逼迫时,或许是因为下意识,喊出了一句“你怎么不去死,万恶的资本主义”

我不确定她是否理解,什么是资本主义;但我确定的是,每一位中国人,内心深处都有一颗红色的种子。

即便她生活在被资本笼罩的世界,即便她是一位网红。


理性决定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