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十三年,那个北川中学的王飞

转载于“响石潭”博客。作者用富有感情的文笔记录了王飞的后半生

2021年8月16日,转眼间13年过去了,今天早上听新闻讲阿富汗的局势,鬼使神差的想到了地震,想到了王飞,这是2008年512汶川地震期间,我在华西实习时间管理的一名北川中学学生。于是希望百度下,看看有没有王飞的最新报道,想通过网络知道他的近况。先插入一段我在2008年的一篇日志:

今天(2008年7月21日)上午去参加西南地区第七届肾病学术交流会去了。最近有些忙,老师本来喊我去做后勤人员的,我说如果其他人愿意的话就让他们先去吧,如果实在大家都忙或者说不愿意的话那我去。结果后来另外一名同学去了,是交流会的一个现场组织者,而我是一个聆听交流会的听众。舒惠荃主任医师作了关于急性肾损伤的急救的报告,另外付平主任也作了关于CRRT的学术报告。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地震的那段时间,同时也想起了地震时候在华西医院我所管床的那个来自北川一中的叫王飞的孩子。

记得我最后离开华西医院回到中医学院的时候王飞由于多次发生心衰而且血色素很低被及时转到ICU去了,此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所以听到今天的学术报告我又想起了他,希望他战胜伤痛,勇敢的活下去。我在百度和GOOGLE上面搜索了一下“北川一中 王飞”,竟然查到了关于他的消息,这让我喜出望外。

最早的一条关于他的消息是:在天涯来吧上面的,内容是“华西下午收治一名北川一中高一王飞,尚无家属陪护你认识或者知道他的家属下落么?请速来华西医院三住楼。”时间是2008-5-18 21:39。然后在5月20日的阿Q的中国博客小屋的一篇关于华西医院收治伤员名单的文章中发现了这样的内容“714 2008-5-18 1197072   肾脏内科 王飞 男 16 汉族 北川 右下肢截肢后 危重 肾脏内科”。根据上面的信息,可以确定他们说的王飞确实是我所治疗的那个王飞,至今回忆的起他可爱的笑脸,以及说“哥哥,你人真好,每次都带着笑容”的话语。

接下来在2008-07-21的四川在线上,我知道了王飞现在的康复状况。文章说到:

来自北川中学的16岁男孩王飞已经是华西医院的“长客”了。地震发生后,他在废墟里被埋了20多个小时才被救出,及时送到华西医院后,先是截肢、治疗,然后被转移到康复中心进行物理康复。“现在,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7点起床,吃早餐;8点到矫形中心戴上假肢学走路;10点左右回病房,接受医生的按摩治疗;11点多吃中饭,然后休息;下午2点再到矫形中心学走路,直到4点回病房给腰部的伤口换药和进行消毒处理;5点多吃过晚饭后,如果医院没有安排活动,我就坐着轮椅下楼逛逛,看看书。”王飞对记者说,“这样的安排,我觉得还算充实。”

在王飞病房的柜子里,放着一套崭新的拼图:一辆摩托车的立体模型。他告诉记者,这是志愿者朋友送给他的礼物,但是他看了几天说明书后依旧没有看懂,因此至今也没敢动手拼。“柜子里还有多本教辅图书,可是我看书的时间很少,基本上都在治疗、学走路,因为我想快点学会。”原来,矫形中心的老师告诉王飞,学会了戴假肢,不但可以跑,还可以跳。为此,他心中充满了向往,并在听说假肢锻炼还要持续两周后,有些按捺不住兴奋地拄着双拐走路给记者看。

当谈及自己与一些同学的遭遇时,王飞一脸幸运的表情:“至少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可是他们……”

而我所找到的最新的关于王飞的消息是在8月28日的,2008-8-28 中国新闻网,那篇文章的标题是“川地震伤员渐康复 走出阴影向往美好明天”,其中有这么一段话说到了王飞:

北京残奥会开幕在即,华西地震伤员康复中心八名伤员届时将赴京参加开幕式,其中就有曾经在温总理面前写下“我想读书”的坚强女孩段志秀,还有来自北川中学的十六岁男孩王飞等,德阳东汽中学高一年级的“抗震救灾英雄少年”卿静文还将担任残奥会火炬传递的火炬手。

看来我们的王飞要去北京看残奥会开幕了,而且在四川在线的那篇文章中,我也看到了王飞在坚强的生存着,同时四川在线还配发了图片,让我看到了王飞现在真实的生活状况。看着王飞现在的生活状况我心里特高兴,祝福他,祝福北京残奥会。

时间再次拉回13年前,接着上面的残奥会话题,2008年9月5日中国新闻网图文报道“四川地震灾区少年受邀参加残奥开幕式”,9月5日,受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邀请,在四川汶川大地震中受伤的四位少年赴北京参加残奥会开幕式。附图是2008年9月4日下午,在华西医院地震伤员康复中心,来自北川中学的十七岁少年王飞正在打羽毛球。

2008年9月5日西南航空杂志上面有这么一段报道“国航西南贴心服务陪伴地震小伤员 赴京观摩残奥会”,所配图中左一就是王飞。

2008年09月11日新华网报道“圆梦北京 追求梦想 地震灾区学生服务残奥会”,有这么一句话:“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中那些残疾人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就是演奏《四季》的盲人钢琴家金元辉。双目失明对人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了,但是他坚强地生活下来,而且还把钢琴弹得那么好,我非常佩服他。”来自北川中学的王飞兴奋地谈起观看残奥会开幕式的感受。 

2008年09月12日新京报就王飞作为志愿者参加残奥会的新闻做了报道:

来自北川中学的王飞,身有残疾,是一名残疾人志愿者。受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邀请,他和其他三位在汶川大地震中受伤的学生9月5日来到北京。几天来,他们不仅走进“鸟巢”观看了残奥会开幕式,还加入到城市志愿者的队伍,用行动为残奥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据新华社9月9日电)

生民之殇,国家之痛。5月12日,一场灾难猝然来临,留下了近5万之多的致残人士。仿佛是上苍不忍,3个多月后的9月6日,北京残奥会召开。灾难与尊严从来都是人生的永恒主题,正如国际残奥委会主席菲利普·克雷文在震后不久接受采访时所称:灾难并不是人生的结束,它是另一种全新的开始。北川中学学生王飞,以残疾人志愿者的姿态服务残疾人,收获尊严,拥有尊重。

此后关于王飞的报道极少,2009年5月13日华夏经纬网有一篇名为《成都最牛志愿者返北川:癌症"干妈"认60个儿女》的报道,其中提到王飞的名字:

5月8日清晨,王志航从省肢体伤残康复中心的车上下来,一瘸一拐地走进北川中学大门……接近中午下课时间,郭冬梅、王飞等一批截肢学生坐着轮椅,来到学校康复室接受假肢矫正。王志航笑脸迎了上去……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听话地取下假肢,按医生的吩咐调整坐姿、活动腿脚,王志航很快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听到高一的“干儿”王飞说,由于课程紧不能做到每天清洗假肢时,她立刻像专家一样吩咐:“假肢一定要每天洗,特别是接口处,用庆大霉素洗最好。”

接下来能搜到的便是2020年5月12日澎湃新闻“汶川地震十二周年:少有人走的路”,本文为节选自《汶川十年》,华景时代2018年5月出版。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在北邮学习的一年,内心又经历一次震动。因为奶奶病危,我之前没有处理好的分离场景统统涌现出来,我一想到奶奶可能会离开,就止不住地流泪,我想到安阳 , 想到挺过地震却因突发心脏病而离开的王飞,想到地震后不久病逝的爷爷……他们都是突然离开,都没来得及告别,那些悲伤都一直堆积在我内心的角落,现在的分离危机将往事统统带了回来。我感觉自己如同那光秃秃的柳枝,像枯死了一样,我对干枯的丁香丛说:“你们死了,我的一半也就死了……”

突然意识到,王飞难道已经去世?继续搜索,看到了2021-04-03在虎扑网上的一个帖子,题目是“一个人在他乡,检查心脏有点问题”,有位昵称是“唐古拉07”的网友回答:

建议充分重视。医生既然说不确定,那么有无给出下一步的检查诊断方案?如果没有,建议寻找更好的医院。你应该有医保吧,即使费用不够,也应该尽量设法筹集,任何病都是早治早好,越拖越麻烦。看到你的事想起个伤心事,王飞,北川中学的学生,地震失去一条腿,好不容易在别人的一路帮助资助下,在上海大学毕业,也在上海找了份工作,工作才半年,感觉不舒服去医院,走到医院电梯口倒下了,心包积液猝死,太可惜太痛心了。记住任何病都不要拖。

image.png

难道……再搜索,看到了2018年5月3日的时候就有这么一篇报道,《一群医学专家与7个地震截肢孩子的十年之约》,里面提到了王飞,并且注明“已离世”……这篇文章里面有这么一段话:“聚会时间安排在每年春节前,聚会方式、地点、交通住宿等,也会提前一个月开始安排。到了那一天,专家们无论多忙都会到场,孩子们也会从各地来到现场……三年前的聚会突然少了一个人——王飞离开了,在上海工作的他因突发疾病离世。”按照时间推算,2011年高考,新浪微博有篇文章叫“那些花儿(给北川中学2011高考的伤残学生)”其中提到了王飞的名字,可以证明王飞是2011年高考。

文中写到“黄敏、杨珊、王飞、邓平、廖波、陈如琪......今年是北川中学伤残截肢学生参加高考最多的一届,三年前,这所中学伤亡最惨烈的,就是他们所在的那幢高一高二楼。现在除了郑海洋,因为一直没有走出心理阴影,成绩很糟糕,其他人基本都上线了。大部分人是专科,这个结果不算很理想,不少人确实是没发挥好。”如果读的是专科,那么大学读书三年,2014年毕业,结合上面虎扑网帖子提到王飞工作半年离世,那应该是在2015年年初离世。如果是读四年本科,应该是在2015年年底到2016年春节前这段时间去世。

此时此刻,有些凝噎,人生无常,且行且珍惜。舒老师也已经于2019年离世远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王飞,你可否知道还有一个人一直在惦记你……

2008年5月21日我的一篇日志“用微笑面对每一个患者”,用此作为结尾:

去年512地震期间我在华西医院肾内科实习,我们收治了一名北川中学高一的学生,名叫王飞。孩子只有16岁,是在地震中腰部以下被掩埋了,12个小时候孩子被营救出来了。在绵阳520医院做了右下肢的截肢手术,在绵阳中心医院进行了血液透析,但是患者的肌红蛋白,肌酸激酶一直很高,所以转到了我们医院。孩子长的看起来很成熟,很可爱。

刚到医院就对我说:“哥哥,我下午想吃饺子”,由于他的腹肌紧张,有压痛。我们请了外科急会诊,结果孩子暂无外科体征。患者可以进食流质,也就是说他目前最好喝稀饭就可以了。孩子的父母当时没有在身边,是一名无名的志愿者在照顾他。我们都不知道孩子父母的消息,也不好意思问孩子。怕刺激孩子弱小的心灵。到了第二天,孩子的父母出现了。他们还活着,他们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孩子。可惜的是孩子的爷爷在地震中遇难了。孩子的父母没有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他们怕孩子承受不了。

我有空就会去看看孩子的,有一次孩子对我说:“哥哥,你真好,每次看我都带着笑容。哥哥,你要多来看看我”我点了点头说是。昨天孩子突然说,他摇了摇腿觉得不对劲,这才发现自己的右下肢已经被截肢了。而他竟然还一直不知道,我突然觉得心头好酸楚啊。后来他康复出院了,还参加了被邀请去了北京残奥会的……

文章虽然已经结束,2021年8月17日今天我还是默默的继续搜索着“北川中学 王飞”这几个关键词,居然在百度文库看到“邱海波外伤致ALIMV治疗策略”这个课件,其中有关于王飞在华西治疗期间的具体病情,而且还有王飞在病床上面的图片,瞬间再次被来回到13年前,不由得呜咽……

王飞,男,16岁,北川中学 地震挤压6d,右下肢截肢术后伴少尿4d入院。

5-14:被救出,右下肢中下段坏死伴无尿,行截肢和CRRT,尿量600-1000ml/d;5-18:转入华西医院肾科 Hb8.4,plt52,WBC13,Alb23,Cr508,CK28909。

诊断:CrushSyn,横纹肌溶解,ARF,右下肢截肢后

治疗:抗感染(先锋必素,替硝唑),营养支持,间断CRRT;5-21,5-27急性左心衰?,肺水肿;5-27:转入ICU:控制液体+CRRT;6-1:转肾科,尿量1000~1300,停CRRT;6-5:寒战,T40.5,Wbc19.07,四肢冰冷,急性左心衰,肺水肿,SpO2<70% ICU:MV,CRRT,抗感染(舒谱深+Lizezolid),开放创面血培养(-);6-7:体温逐渐正常;6-9:再次寒战,高热。

版权声明:
作者:松江腊雪
链接:https://imzyf.cn/archives/1711
来源:松江腊雪的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