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迷:一种现代性的迷思

转载于光明网文艺专栏
近年来,在互联网论坛、贴吧里,活跃着一群被称为“火车迷”的群体。尽管很少有人对这个群体做过详细的调查,这个群体的数量多少,也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但它的确广泛存在,并集中在中学生、大学生与四十岁以下的年轻群体里。顾名思义,“火车迷”就是一群喜欢火车的人。其中也有不少更细致的兴趣领域,如有人喜欢技术层面的东西,热衷火车机械、道路交通等,有人则偏爱铁路规划、车站信息等。
  无论是地理层面还是物理层面的喜好,火车迷大多喜欢线下考察,用内部行话来说,这叫“运转”。尤其是一些冷门线路和偏远小站,往往成为火车迷“运转”的目的地。既满足了大家的猎奇心理,也颇有“行万里路”的成就感。有趣的是,很多火车迷同时还是地图迷、公交迷,对地理与交通的热爱,是这个群体的普遍特征。不过,圈外人士很难理解火车迷的喜好,比如不远千里专门跑到山区,只是为了看一个凋敝的小站。还有一些火车迷有收藏火车票的癖好,尤其是一些特殊的站名,被很多人刷票。

  比如,黑龙江有一个叫“宋”的火车站,是全国唯一一个单字名火车站,它旁边还有一个火车站叫“羊草”,也是十分怪异。因此,“宋-羊草”这段区间,成了不少火车迷热衷的“运转”路线。至于“东方红-太阳升”这两个更具象征意义的小站之间的“运转”,更被火车迷们津津乐道。但随着列车路线的调整,很多“经典运转路线”不断消失,尤其是绿皮火车越来越少(比如上述的“东方红-太阳升”区间就已经没有直通车),火车迷选择的“运转”范围也越来越窄。但是,正是因为这种资源的稀缺感,加上外界的不理解甚至污名化,火车迷圈子反而更加团结,人们彼此之间互称“道友”,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从文化研究的视角来看,火车迷与二次元爱好者或耽美群体一样,属于亚文化。只是火车迷不像其他亚文化群体那样敏感,外界对火车迷的看法,也大多会归为某种“雅癖”,甚至会认为这与科学素养、旅行探索有关。火车迷往往特立独行,也不喜欢回应外界的看法,以至于造成了火车迷大量存在却又十分低调的状况。
  其实,火车迷在国外也有很多,不仅在欧美国家有漫长的火车文化史,在日本,也有很多热爱火车的人,甚至其中有不少中年人,到世界各地拍摄火车、“运转”路线等。身处后发国家,中国的火车迷产生时间较晚,这主要跟中国的铁路发展有关。随着近年铁路建设的突飞猛进,以及火车票价的日益廉价化,火车迷的“运转”也愈发便捷。从这个意义上说,火车迷本身就是现代性的产物。随着工业化的加速,火车文化进入大众文化,火车迷在消费它们的同时,也构建了群体的身份认同,进而形成一个更加稳固、更具标签化的圈子。
  但是,火车迷又带有现代性的某种迷思。作为一种亚文化的症候,它的内部存在着工业化思维的矛盾——既想实现交通能力的飞速提升,又想回归工业化早期阶段“野蛮生长式”的状态,甚至回到工业革命之前“田园牧歌式”的状态。具体表现在爱好里,就是很多火车迷想在绿皮火车上享受慢时光的惬意,也喜欢在不断提速的高铁上体验飞驰的快感。一方面想拒斥工业化,另一方面却又十分依赖工业化。
  这种矛盾的思维方式,构成了火车迷文化中的一个悖论。但从更开阔的视野来看,这实际上也是现代性的内在矛盾。在不少学者的惯性思维里,现代性基本等同于物质现代化,是一种不断前进的线性进程。但是,这种近乎工具理性的思维,只是西方现代性的模式,在后发国家,不能简单套用这种文化模式。一方面,中国的现代性进程带有更多民族文化崛起的叙事,所谓的“反现代性的现代性”,在这个维度上也确有道理。另一方面,即便是在欧美国家,反西方工具化的现代性理念,也被不少学者所接纳。比如,加拿大学者查尔斯·泰勒就提出过“另一种现代性”,即去工业化后回归自然,从自然生态中寻找现代性的力量。这也未尝不是一条可参考的路径。
  文化学者张杰在《火车的文化政治学》一书中,借助英国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的“流动的现代性”理论,提出了火车文化中的“移动性”问题:“因其轻巧而移动得更快,因其快捷而更加充满多变性。”事实上,火车迷所面对的,的确是工业革命以来最具现代性症候的事物,“移动性”的特征,导致火车迷对速度感与力量感更加痴迷。
  火车飞驰前行,连接了无数高山与谷地,沟通了无数城市与乡村。无论是坐在火车内,看着窗外加速流逝的风景,还是站在月台上,望着火车疾驰而过,激起的尘埃从铁轨上四处飘洒,这些奇妙的体验,都是个体与现代性的强大象征力量的直接“对话”。从这个意义上讲,火车文化中也存在着力量崇拜的因素。相比个体,火车堪称庞然大物,驾驭火车(这里用“驾驭”,是因为它包括驾驶火车,也包括乘坐火车)而产生的快感,远远超过驯化其他交通工具(比如古代的战马)更有征服感。从上述现代性的迷思上理解火车迷,或许是一个更加深刻的路径。(作者黄西蒙)

版权声明:
作者:松江腊雪
链接:https://imzyf.cn/archives/1746
来源:松江腊雪的博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